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2013-11-24
有朋友前一陣子提供米網kameyou的一條帖子,
話說我曾就他批評老消在day -1就疑似支持政府決定on HKTV事件,
旁及議論亦舒小說。(Ref:#331帖至 #334帖)

我是少數早期鋤消者(現在讓位與黃郁人),於此兩點卻支持他,並批評了kameyou的批評。
不見他回應,那知事後才由朋友口中知道他在另一欄"雅和俗"中不開名回應我。令人夠嗆的,點解會咁飄忽?

兹轉貼這帖子於後,以作紀錄﹕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INSAFE System
關閉

7 個回復

倒序瀏覽
admin 管理員 2022-9-8 01:47:26
沙發
INSAFE System
關閉
(轉貼) Ref:#331帖至 #334帖
--------------------------------------------------------------------------------------------------------
本帖最後由 kameyou 於 2013-10-21 21:17 編輯

有人問我係咪中意電視界、小說的71快餐文化。
我直接答:係。

我絕對拒絕用休閒時間去睇《罪與罰》等等書。
咩思考人生,我絕唔會用文學作品去切入,太浪費時間。
我睇過
Garcia Marquez, Gabriel, 1928-    G.賈西亞.馬奎斯著 ; 宋碧雲譯.
Doce cuentos peregrinos《異鄉客》
臺北市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有限公司, 1994.

換做我,我不如直接用說明文寫出蒞好過。
所以呢D諾貝爾文學獎著作,我睇過一次就唔再睇。
我唔會睇魯迅,不如直接用議論文寫出蒞好過。

我要優閑,用個腦去休息,舒舒服服,所以中意睇電視劇,最中意笑片。一係就緊張刺激,或係可以享受的。
我一定中意《北非諜影》而不會是《布拉格之戀》。
美國快餐文化娛樂岩我。

要用腦的時候說睇學術文或睇評論文章。就是如此。

唔純係個人喜好咁簡單,而係消閒作品本來就有佢應有價值。
情歌有佢情歌的地位,唔需要用 opera 踩低張學友,唔需要用唐宋八大家去踩低詩經同杜牧。
《史記》有意義過《三國演義》,但《三國演義》影響力之廣闊,《史記》似亦無法取代。
我讀歷史的,自不會否定《史記》,但也不會否定俗文化《三國演議》。

要感嘆人生的成敗,我厭惡睇文學鉅著,我係會睇歷史,
看著諸葛亮北伐攻敗垂成,祖逖北伐之敗,山中鹿角為尼子家力戰而敗亡,感慨萬千。
或者看著票債票償大敗,人力選力個個垂頭喪氣,我地個個心如刀割,這些更加實在。

我不認為要了解這種感受,要看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才能了解得到人生。

“The world breaks everyone and afterward many are strong at the broken places. But those that will not break it kills. It kills the very good and the very gentle and the very brave impartially. If you are none of these you can be sure it will kill you too but there will be no special hurry.”

― Ernest Hemingway, A Farewell to Arms

+++

賣弄智慧係咪落筆太重呢?
其實我諗過。如果我講「賣弄聰明」咁就係羞恥。智慧層次高過聰明太多。


我主張係人地在討論緊邊檔魚蛋同煎釀三寶好味時,唔應該話「太無聊,魚翅好食咁多!」因為「太無聊」呢個態度係不合理。等於大家討論緊《法內情》系列,無理由講「太無聊!差靈卓別靈太高尚太有意義喇!」如果想帶新知道比大家,咪講「快餐我唔講喇,但我想比較下快餐同九大簋的分別」咁咪得囉。

-------------------------------------------
kameyou 發表於 2013-10-21 20:53:12

至於邊一個因素先係HKTV被OUT,
乜我有否定到蕭真人講的原因咩?無呀。
其實我無否定過蕭真人講法,亦肯定蕭真人係晨早已經認定梁振英為第一主因。
問題係有主因有次因,好複雜咁組成。
我都係肯定的。

我覺得蕭真人係太深急想突顯自己看穿或知道其他人不知道的內容,所以無講清楚百分比、主因次因、考慮先後次序等等。

「遠遠落後公眾預期」一句,係客觀描述謎網當時的生態,反而唔係我主張喎。
星期二蕭真人講左另一些原因,但就無講到這些種種原因在格局內佔多少比重、或先或後。然後討論區出現不少文章批評蕭真人,其實係前所未見的。無可能話咁多人都係無聽書無讀書。老實,我現在甚至懷疑蕭真人星期二做節目前同某些人爭拗過整個問題,所以在節目時就側重在其他人未識或對方不認同的一邊,差不多完全集中在另外一個原因去講述,要突顯自己的正確洞見。我覺得,如果這個洞見原因只佔 30%或 20%,在整個立論內根本不值花這麼多篇輻去講。而事後咁多反響,到星期四蕭真人先再講多一次整體格局:有親共(梁振英、亞視),有非親共的建制(TVB),或仲有只看財團實力與實務經驗的公務員程序鬼等等。

大家再比較一下星期二與四的說法,係完全一樣?還是星期四說法補充了整體圖畫?

------------------------------------------------------------------------------
本帖最後由 馬敬東 於 2013-10-21 22:28 編輯

快餐我也會吃。不過,快餐也有好壞分別,Triple-O's的確比麥當勞好一點;而麥當勞吃幾次就會膩。試不同的東西,就會找到自己的味道。但這自己的味道大概不會是麥當勞吧。小弟而言,看過亦舒、西茜凰、李碧華、馮嘉、衛斯理、古龍……但現在真的無法再看,就算打發時間也難。(古龍可能勉強吧,他寫得好的和寫得不好的差很遠。)

就算是垃圾食物,我也喜歡試新的垃圾食物。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我就是在考試時偷閒看的。不要看電影版,電影幾乎把所有好東西都裁掉。其實雅俗不重要,而是能不能夠接通。找到好的作品又能接通,你會忍不住就算很睏也要讀完,讀完還不能自已、想重讀、想研究。張愛玲說她不是紅學家,不過讀《紅樓夢》讀得太多,對各版本細微自然一眼看出。一本書能讓人看到這個地步,好的作品是有這樣的魔力的。

日出時讓悲傷終結(Tous les Matins du Monde)說過,音樂的真諦,在於音樂能夠表達出其他方法,包括語言所無法表達出的、生活上感觸。好小說是論文無法取代的。因為論文無法感動人。有誰看聯合國人權公約會激動流涕的?但看The killing fields是會令人震撼久久不能忘懷的。

至於香港電視,好多時網友在發生大事時想出最新蕭析,卻沒有。這是做節目的方法吧。如果沒有新的意見,少人說的意見,不如不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9-8 01:48:05
板凳
INSAFE System
關閉

回kameyou(A):批評流行小說的高低Vs.觀賞角度的個人喜惡

(過得太久了,要review前文)。

本不想回應,但見kameyou第一句就錯,錯讀我意思,忍不住回一回。kameyou說﹕「有人問我係咪中意電視界、小說的71快餐文化。我直接答:係」,我原意是,亦舒小說好比71食物(我的觀賞標準) ,張愛玲小說好比魚翅,而不是「小說as71快餐」,or「小說的71快餐文化」 。

前面我批評kameyou有點妄,概念不清,辭不達意。

◎用個人觀賞角度將兩人小說用食物作比較,似還應用批評角度。

◎不是小說的71快餐文化,概念不清。

◎張愛玲小說、亦舒小說、電視節目(不是電視界)俱是流行文藝、通俗文娛品,電視節目更低一級。而張愛玲小說由於時代變遷,升上神台,隱隱然成為嚴肅小說。

◎嚴肅Vs通俗,只是某一程度標準。例如art-film未必就是art,通俗電影未必不能成為art。題材嚴肅、主題嚴肅,手法艱澀未必不能流行(如40年代的張愛玲)。

◎kameyou似將嚴肅小說和流行/通俗小說分化為高級食物V.s快餐食物(快餐文化又是另一個概念),似和我原意有出入。我說渣的小說是71食物,無論是嚴肅小說或是流行/通俗小說。

◎kameyou尋且自詡少看外國嚴肅小說,以突出其喜愛亦舒小說(所謂快餐食物)的優越性習慣(?)以及瀟洒(?),以達到諷嘲本人「嚴肅閱讀」(冬烘)的含意。

◎kameyou搞錯了,it is irrelevant,高級食物V.s 7-1食物之高低,是客觀評說,和個人喜好無關的。假如你不懂我意思,我直接將7-1食物降為厨餘食物好了(但並不是說亦舒小說=厨餘)。kameyou個人喜好亦舒小說,並不能將亦舒小說抬高至張愛玲小說的地位的。

◎第二點kameyou也錯了,我少年時家中雖開過書攤,但看小說不多。成年後做過所謂創作人(13年) ,教過創作班,但人毫不文學。閱讀絕對絕對不嚴肅,外國名著只看過一本《基度山恩仇記》(只是流行小說) 。皇冠的翻譯小說倒看過不少(俱是流行小說,高水準過亦舒小說百倍)。青少年時只迷金庸作品(流行小說)。

◎故此,kameyou在帖子大談《罪與罰》、《異鄉客》未免有D作狀。

◎Round Up﹕我說,流行小說有高低之分,個人觀賞,冇人話你,但去到crtic(評論)層次,老消的評論是對的,不然世界上便沒有了 right or wrong了。

(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9-8 01:48:25
地板
INSAFE System
關閉
回kameyou(B):一些例子及原則with「觀賞角度的個人喜惡」

關於「觀賞角度的個人喜惡」,kameyou舉了一些例子及原則,他說﹕

『我要優閑,用個腦去休息,舒舒服服,所以中意睇電視劇,最中意笑片。一係就緊張刺激,或係可以享受的。

我一定中意《北非諜影》而不會是《布拉格之戀》。
美國快餐文化娛樂岩我。

要用腦的時候說睇學術文或睇評論文章。就是如此。

唔純係個人喜好咁簡單,而係消閒作品本來就有佢應有價值。

情歌有佢情歌的地位,唔需要用 opera 踩低張學友,唔需要用唐宋八大家去踩低詩經同杜牧。
《史記》有意義過《三國演義》,但《三國演義》影響力之廣闊,《史記》似亦無法取代。

我讀歷史的,自不會否定《史記》,但也不會否定俗文化《三國演議》。
要感嘆人生的成敗,我厭惡睇文學鉅著,我係會睇歷史,
看著諸葛亮北伐攻敗垂成,祖逖北伐之敗,山中鹿角為尼子家力戰而敗亡,感慨萬千。』

(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9-8 01:48:58
5#
INSAFE System
關閉
回kameyou(B):一些例子及原則with「觀賞角度的個人喜惡」

首先,正如嚴敬東回應kameyou此帖說,學術論文和文藝作品是不能比較的。閱讀上的昇華完全不一樣的,猶如勞動和運動不一樣一樣,kameyou概念不清,論述上錯了。

閱讀學術論文和閱讀文藝作品,同樣需要用腦的,消閒是一個主觀用語。我見過一些科學家,叫他閱讀文藝作品,慘過擔坭。kameyou的所謂用腦,大概是心理負担的一種。

kameyou的比喻及類比,有D無厘頭。

◎『中意睇電視劇,最中意笑片。一係就緊張刺激,或係可以享受的』---都要睇下乜電視劇,你叫我睇TVB劇集,死咗好過。反之,睇《breaking bad》,《black mirror》就好relexing。咦,而家中港台韓邊有電視喜劇的,唔通星仔返去撈電視?

◎我以為kameyou比較年青,點知貌似古老過我。『我一定中意《北非諜影》而不會是《布拉格之戀》』---contrast性不足。我寧取《Love & Other Drugs (2010)》(好那現代)Vs.《english patient》(好那深刻)。《北非諜影》全世界都話好---高至徐克,低至章國明---但我唔buy《北》。

◎    情歌Vs. opera---無對比性,opera中亦有情歌的。大概是辭不達意,大概是指尹光式的低俗情歌形式Vs. opera。據我記憶,張學友是少數唱過opera的流行歌手,用尹光作比較好。還是那句話,用個人觀賞角度,尹光可以最好,但客觀上,尹光式的低俗情歌形式是低過opera(利申﹕我從未聽過opera)。

(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9-8 01:49:14
6#
INSAFE System
關閉

回kameyou(B):一些例子及原則

◎『要感嘆人生的成敗,我厭惡睇文學鉅著,我係會睇歷史』---當然是個人觀賞角度,而非批評角度。而這是體會,而非評價。而一般正路評價,文學鉅著給人的人生啟發性,高於歷史(書籍)。
      
◎《史記》似是正史(?),《三國演義》是小說,無可比性,「影響力之廣闊」不能取代正史的價值。金庸先生也說過自己的小說不能當歴史看,有人On居到當《精武門》中的陳真是真人物,拍出《陳真傳》,亦作如是觀。kameyou似將「有意義」、「有價值」、「有意思」混淆了。kameyou全文是將「個人觀賞上的有意思」和「我客觀評價上的有意義」混淆了。

◎由是,「唔純係個人喜好咁簡單,而係消閒作品本來就有佢應有價值」這一句就put得不好。應是﹕消閒作品於個人觀賞上有意思(amazing) ,而產生其個人的價值---如啟發人生、relexing等---但客觀上未必如此,如父母嫌子女浪費時間等。而有沒有意義是指,客觀上這些作品本身有沒有意義。

(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9-8 01:49:34
7#
INSAFE System
關閉

回kameyou(C):概念不清、說明文與議論文

>>換做我,我不如直接用說明文寫出蒞好過。
所以呢D諾貝爾文學獎著作,我睇過一次就唔再睇。
我唔會睇魯迅,不如直接用議論文寫出蒞好過。<<

第三部份,我好遺憾kameyou唔知我前文講乜,都幾頑固,且無新的辯解。難道kameyou真的不知道「說明文」和「小說」是完全兩回事?去敲敲網吧!

難道kameyou真的認為說明文可以代替小說?還無厘頭說﹕我寧願睇說明文,都唔睇文學獎著作(利申﹕我也不看的,但評論上不能無知) 。

難道kameyou真的不知道魯迅的雜文就是議論文(或其中一種)?kameyou能不能舉出一篇所謂議論文代替魯迅的?besides,看魯迅雜文,有什麼好負担的?需要這樣撇清(扮通俗)?叫魯迅直接用議論文寫出蒞好過,語無論次,PLZ。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9-8 01:49:51
8#
INSAFE System
關閉
附應嚴敬東﹕垃圾食物Vs. 煮得垃圾

>>快餐我也會吃。不過,快餐也有好壞分別,Triple-O's的確比麥當勞好一點;而麥當勞吃幾次就會膩。試不同的東西,就會找到自己的味道。但這自己的味道大概不會是麥當勞吧。小弟而言,看過亦舒、西茜凰、李碧華、馮嘉、衛斯理、古龍……但現在真的無法再看,就算打發時間也難。(古龍可能勉強吧,他寫得好的和寫得不好的差很遠。)
就算是垃圾食物,我也喜歡試新的垃圾食物。<<


嚴敬東的說法比較中肯和上道,這裡一定要分開觀賞和批評的層次,觀賞固然有客觀的標準,不然何來觀賞家?而個人觀賞即是「我中意=大那哂」,這也得尊重(唔通你殺咗佢,但唔好扮嘢,用睇過吓D高級嘢來哂自己係唔睇高級嘢的) 。在評論上,得用批評的角度,不然何來好壞的標準?

嚴敬東的﹕「就算是垃圾食物,我也喜歡試新的垃圾食物」是另一種觀念,即形式和內容的分別。內容定高低,技巧決成敗(陸離語),最好是兩者結合。我批評71食物(我從未吃過)主要是指其「方太烹飪﹕煮定的」,食材也不見得好吧。而魚翹餐,除非意外,不然不會亂煮的。文藝作品(含小說)通常取其技巧(形式) ,小情小趣無聊生活也可以寫得出色而獲獎的。反之,大時代大題材大主題,假如文字一Pat屎,冇人會認同。故事固然重要,表達更重要。

我沒看過亦舒小說,但都知道其淺、其一般、其重覆性,文字感染力不強,起碼差過李碧華(我只看過李的《霸王別姬》),與張愛玲更沒得比,主要是(我主觀猜測) 倪小姐是行寫吧(但不是九寫)。但我女兒說,亦小說已經好過大部份時下年青作者了。

喔,我看錯了,以為嚴敬東說的是新鮮垃圾食物,原來係新的垃圾食物。係咁的。

◎垃圾食物=低級食材(內容、故事) ,低級煮法、煮定的(形式、技巧)。
◎新鮮食材的垃圾食物=假如煮法不俗、不是煮定,不算是垃圾食物(卅幾年前東方日報的每日小說,我篇篇剪起)
◎嚴敬東說的新垃圾食物=新款式垃圾食物
◎高級食材如魚翅亂煮=也是垃圾食物,結果論。好比偉大的故事不識表達一樣。

關於批評小說,我有一篇批評熱血達的評黄洋達小說(1-5),據朋友說,此批貼文一出之後,熱血達在明報連載的小說欄(每周成幾千字的)就失踪了,兩者有冇關連,侍查。

(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