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闭幕展映:现场观众集体泪崩,曾赠《辣椒炒肉》|《导演请指教》
---------------------------------------------------------------------
【觀影筆記】01│試談編劇技巧@《辣椒炒肉》01

鍵編劇 01-15 22:47 已編輯

觀看了《導演請指教》和《開拍吧》兩個綜藝節目,感覺國內導演人材方面是可以的,但編劇方面還是差一些。
《導演請指教》中的曾贈及王一淳被視為有表現的新導演,但最後一輪作品,個人認為,編劇方面還是有待進步的空間。
(1)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INSAFE System
關閉

9 個回復

倒序瀏覽
admin 管理員 2022-1-15 00:00:00
沙發
INSAFE System
關閉
get不到故事的取向

到看完了片子,要聽到王晶的解說,才知道/感受到片子主題/內涵是「母親的味道」。我怎麼了?是觀感上的遲頓?抑或是片子有問題,讓我先get不到故事的取向,盲跟了一輪劇情,到2/3時才知道「辣椒炒肉不正宗Tag(扣)母親」的立意。
首先要認同片子的戲(所謂故事核心)是「母親的味道」,但為什麼總是覺得不夠完美?這裏就個人經驗,就編劇技法方面,說出一些提煉修改方法。
首先要說說要求的尺度,我知道現場評委以及觀眾對《辣椒炒肉》的評價及觀感,都很高。我的要求比較苛刻,純粹從技術上出發,要求要弄出戲來,要求戲的完美。即是說,戲(即故事)要碰得漂亮。

現場評委以及觀眾對《辣椒炒肉》的讚賞以及感動,似乎多針對於戲中的「生活」。在我的編劇體系中(所謂要求),「生活」似乎只是故事情節中的素材,素材經過提煉,形成戲、形成情感衝突,才叫漂亮的戲。不過話說回來,編劇有千百種方法,偏用素材、偏用生活的戲,能令到觀眾感動,也是一種方法。

(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1-15 00:00:00
板凳
INSAFE System
關閉
嘗試進一步提煉故事架構

《辣椒炒肉》的「母親的味道」,立意Ok,夠感動人的。個人認為,假如根據這個立意(編導的真正主題未必是這個),可以把故事說得更漂亮些,現在好像還未提煉得足夠好。

●問題似乎出在全片太多素材﹔前面鋪陳(事件、糾葛等)太多,太散亂,不能集中到「母親的味道」的主線上。
●比方,有兩主角磨擦(事)、老闆(事)、家庭事(懷孕妻、女兒、母親來京)、廚師的糾結太沉重、又不清晰。
●快廳店員張玨的背景不好---另設一快廳店埸景,開頭會讓觀眾誤認為這是一出行業鬥法戲---張玨一連串的生活戲也帶散了主題,比如上班之前去弄食材。
●總之,前面似乎不能成功地建立「對故事的期待」---這個故事將會說些什麼?---故事的起伏以及推進比例也有點不對勁。
●個人認為,(原作)這是一個「用兩個北漂通過一道「辣椒炒肉」描寫人們對鄉情及母親的思念」的故事。
●戲劇手段是不是這樣子,貴州籍的廚師(宋洋)抓不准辣椒炒肉的正宗炒法,給一湖南藉食客(張玨)抓包…。廚師幾經糾結,低頭向張玨取經。通過張母視頻,廚師不只知道了辣椒炒肉的正宗炒法,還知道了張玨的故事,觀眾也感受到張玨在懷念故母的口味。
●(我試修改)廚師本來不想母親來京,現今也改變了主意(致電母親)。
●(我試修改)收尾﹕翌日,廚師替張玨炒出一碟張母煮法的辣椒炒肉,但尖刻的老闆說湖南椒炒炒肉有很多種炒法,不一定要用這種豆豉(張母秘方)。廚師說,我偏要這樣炒…。

(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1-15 00:00:00
地板
INSAFE System
關閉
素材為主題/內涵服務

●假如故事是這樣衝突法,其他不相干的「生活」就要play down,或令這些素材為這個主題/內涵服務。
●「老闆竟然是妻子的舊同學,從而產生一個疑似三角戲+阻止老闆施惠于女兒」尤其是一段嚴重的贅戲。
●老闆一角應著眼于「壓迫廚師把菜煮好些」和「懷疑張玨母親的辣椒炒肉也不是正宗炒法」這兩點。
●老闆出埸不好,太多近身鏡頭戲。
●妻子應是配襯角色---我將她的豆鼓改給張母用。
●不明白原作為什麼會設置一條「接母親線」,這是行動了,變成了一條「分線」(現在進行式的隱藏事件),這會渙散了主線(我知道,廚師後來和母親通了話,圓了這個題旨)。
●不明白原作女兒一角的戲劇作用,可能編導要建立平民家庭的溫馨生活面吧(假定生活也是戲),或者是想通過女兒將兩個男主角拉在一起---廚師跑去速食店拉回女兒從而跟張玨再認識及碰戲。
●這不是不可以,但整段設計(張玨的世界扣連廚師家庭),坦白說,不算漂亮,又浪費篇輻。觀眾就只是在看生活,進入不到「兩個男人通過一道「辣椒炒肉」描寫人們對鄉情及母親的思念」的戲軌。片子到了第16分鐘(片全長23分鐘),觀眾才知道廚師要做正宗炒肉的戲梗。
●原作安排兩男角就在附近工作,可能是希望他們碰到面(碰到戲)。不需要,張玨作為食客,可以常來。
●對故事的期待(所謂故事的懸念)是不是應該這樣子﹕開場張玨這個食客為什麼對廚師的辣椒炒肉不滿意?鏡頭一轉,湖南藉的張玨前身原來也是學廚的,但前飧廳倒閉,現職倉務員或外賣員之類(原作安排他擔任另一速食店副店長,會讓觀眾誤認,以為這是一出行業鬥法戲)….。出母親(O.S)…。
●原作第二次開出張玨這個角色,是一個身份不明的人去搞食材,然後卻是一個快飧店的副店長(?),後來又cross cut他與廚師煮東西,戲劇目的不明(讓我誤會了這是一出行業鬥法片)。
●張在超級市場聽母親視頻買肉,也表達不清楚(我重播才知道這一點)。編導欲從張玨tag出母親及辣椒炒肉,太費勁了。應清楚Tag出母親(可用o.s)為先,不用著重去重覆描寫這道菜(太多燒菜鏡頭,反而會令觀眾混亂了)。

(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1-15 00:00:00
5#
INSAFE System
關閉
戲劇梗﹕豆豉

●戲劇梗可以是,正宗的「辣椒炒肉」應該添加某一種豆豉(戲劇不需要詳細地描寫複雜的生活,要瞄準戲劇性而落墨)。
●(我修改)張玨每天來吃飯,一再考驗廚師的手法。貴州籍的廚師抓不准….。老闆也在壓迫,廚師沒有信心,角色向「正宗」追尋…。
●(根據原著)廚師低頭向張玨取經。張玨交母親視頻與廚師。母親教學聲音出,另一邊廂,張玨找回自己以前的煮具,重新根據母親教學聲音,燒出這道菜。從視頻中(O.S),又揭露了張玨作為一個英文培訓師,以前學廚的失敗…。
●關鍵鏡頭﹕張玨找出母親以前寄來的湖南地方才能買得到的豆豉…。
●那邊廂,廚師聽著視頻聲音,但找不到這種牌子的的豆豉…。
●(根據原著)這邊廂,張玨煮好菜,吃飯,鏡搖上,見張母遺照…。
●翌日,廚師在超級市場到處找,好不容易找到這種牌子的的豆豉…。
●鏡頭一轉,餐廳,老闆在品嘗這道張母的辣椒炒肉,呢喃著﹕「沒啥正不正宗的!」鏡搖過去,見張玨在吃這道菜,望那一邊,廚師自信地,莞爾和張相視而笑。

(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1-15 00:00:00
6#
INSAFE System
關閉
「通順‧清楚‧好」

劇本中的通不通順、清不清楚屬於技術層次,好不好則屬於藝術層次。好不好觀乎觀看者的主觀感受,沒有絕對標準。

《辣椒炒肉》除了我抓不到前面故事的取向之外,其他方面是沒有大問題的(這屬於好不好部份),這從現場得到普遍接受以及有製作人肯投資中看出。
這裏只不過從個人觀點出發,在進一步提煉上作出探討。說得不好的地方,請編導者不要見怪。

「弱幹強枝」

再囉嗦一下。
在個人觀感上,《辣椒炒肉》前面為什麼會給人「素材太多、人物太多、線索散亂的感覺」呢?問題恐怕出在編導者對《辣》片的故事架構設計方面。根據我的經驗看,片子開頭的佈局,似有點短篇連續劇的格局(僅前面),這不符合短片的載量。

我猜測,《辣》片為什麼多了那麼多主線以外的素材(主線指「兩個北漂通過一道辣椒炒肉描寫人們對鄉情及母親的思念」) 。我小心眼,是否主線故事本身不夠豐厚,即所謂「不夠戲拍」之故?迫得「弱幹強枝」?

固然曾導說過片子著重生活以及炒菜方面,這個我知道。我這裏是根據劇本進一步提煉上的原則作出探討。
(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1-15 00:00:00
7#
INSAFE System
關閉
嘗試再改故事---強化主線
(寫了上邊的分析後,思緒澎湃,再改一下故事)

由是,可以從針對豐富(enrich)主線故事的戲著手,以符合短片的體裁﹕短小精幹而戲豐厚。

或謂,原作主線故事很感動人啊,有什麼不好?不是不好,是進一步修改提煉。

原作主線故事,嚴格來說只是一件曲折的事件﹕「廚師知道了張玨故母教過他煮辣椒炒肉」,有戲的地方只是母親遺照出現的反轉,以及張玨的感懷,其他都是事件的過程(信息量不多)。

(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1-15 00:00:00
8#
INSAFE System
關閉
可以挖深一些,豐盈一些,戲劇化一些。將故事化為一段情節,才是戲。

比方,可以將張玨這個角色改成為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失業的英語培訓師),每天都來點辣椒炒肉的菜,喊叫不夠正宗,服務員們隱約知道他是來找尋「母親的口味」。

張屢次和廚師抬杠。廚師信心不足,找尋「正宗」。

側寫,北京沒有什麼各地正宗菜,反映北京一地八方匯萃的文化,眾漂既會磨擦又融合的現像(老闆是上海人,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辣椒炒肉)。

主線故事的戲在於兩男角的心理鬥爭以及進一步揭露。
由廚師帶出張玨這個怪人,以及探究怪人及探索「正宗」(以穩定自己作為北漂的心理)。
張玨是緬懷過去、鄉情及親情,反映了「失敗北漂」的被疏離化。

觀眾進一步知道張玨這個人,多年前來京學廚,失敗。前史是用了母親的的炒法,被開除。母親的炒法其實是私人造法,並不高明,也不「正宗」。
張玨多年來耿耿於懷。透視他多年已沒有下廚,來飧廳屢叫一道辣椒炒肉,只是對母親的一度情意結。最後才覆制母親的囗味自己嘗嘗…。

廚師知道張玨懷有母親一段教學視頻,某天張遺下手機於飱廳,廚師拾到,忍不住回家照辦煮㱧,炮製「正宗」的辣椒炒肉。
(原作的寫法則嫌人物太乖,二人太快友好,失去了二人互相糾葛感。最後廚師其實也不確定張母的口味,二人俱是借物寄意。)
那邊廂,張玨找回自己以前的煮具,重新根據母親教學聲音,燒出這道菜。透過回憶,張玨解開了「母親害他被開除」的結,最後喃喃自語﹕「我會用這種豆鼓…!」(透視母親的口味比以前的工作重要)
這邊廂,廚師聽出這是一段十多年前的視頻…。
那邊廂,張玨吃飯,鏡搖上,見張母遺照…。

翌日,飱廳,廚師自信地煮出張母口味的辣椒炒肉,搞通了「正宗」的意義﹕其實不需要正宗。
火車站,張玨離開北京回鄉,疊母親的O.S(肉是家鄉的甜之類的哲理話)。
End shot﹕一碟辣椒炒肉。

(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1-15 00:00:00
9#
INSAFE System
關閉
「其他襯戲的人」

抓住這條主線寫就可以。
三個主角(廚師、張玨、張母),其他都是襯托線。
女兒一角似可刪。
廚師母及妻子照舊。可寫妻子為了愛丈夫,主張婆婆來京,不惜變賣手飾以幫補。而一向嫌母親煩的廚師則反對這樣做。
老闆一角照舊,是襯戲的人。


「素材淩駕題材」

說一說「濃縮與擴張」的技法、「取捨」的需要的技法。
我不明白(原作)片子中為什麼那麼多燒菜的鏡頭,還特寫,在拍美食紀錄片嗎?
奇怪的是,現場一眾人等還大贊這種表達法,但我尊重各人的觀感。

在我的劇本體系中,這大概叫「素材淩駕題材」的bug(瑕疵)。編導似太陷於素材的「障」之中了,素材(菜式)豐富,忽略了戲的呈現,忽略了戲的集中表現。

同時,對辣椒炒肉的描寫太複雜了,我一直搞不通什麼酸菜、什麼適合的肉,什麼豆豉、什麼母親的煮法(其中的戲劇邏輯),等等,妻子還插一腿。

其實拍戲是不需要根據全部真實的(注意,指全部),源於生活沒有錯,但提煉成戲才重要。
根據我的經驗,素材太多太濫,反而妨礙題材的表達。這種例子很多,比方爾冬升的《我是路人甲》,群眾演員始終成不了主角。王家衛的《一代宗師》,搞了多年詠春的資料,結果主戲落在宮二身上。新近上映的《梅蘭芳》,據說導演用了一年時間搜集資料,片子出來之後,其中的梅豔芳這個人物假到不得了。
(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2-1-15 00:00:00
10#
INSAFE System
關閉
說到這裏,不禁要拿出朱麗亞•羅伯茨主演的《永不妥協Erin Brockovich》來比較﹕
「電力公司污染了水源,致令居民患癌」是何等複雜的事情(素材),但影片何嘗會拍出這些複雜過程?
戲在於Erin Brockovich的永不妥協,戲梗在於六分鉻(觀眾不需要知道是什麼東西),在於糟老頭最後交出電力公司CEO說謊的檔,清楚,簡單而有力。

《辣椒炒肉》的戲在於兩個主角的心理變化,以及借食物以抒情懷,戲梗是豆豉(我亂編的)。
似不需要太多燒菜的場面,搶了人物的戲。
(話說回來,最後廚師吃了張母煮法的辣椒炒肉,我看不懂他的表情---是好吃抑或難吃?廚師有什麼領悟?)

總之,要善用素材(食物),但更重要的是題材(借物寄意)以及主題。//
(1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