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2011-11-9


驚聞許冠英去咗!唏噓!

我琴日仲係街見過佢。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INSAFE System
關閉

3 個回復

倒序瀏覽
舊電影人 管理員 2022-9-3 12:57:21
沙發
INSAFE System
關閉
追記許冠英

近幾年時常在x華飱廳及街邊碰到許冠英,因為我也住在那一帶,也是x華常客。佢知我係邊個,因為幾十年前大家同過組,但我倆冇打招呼,我是一個最不喜歡撞返舊行家的人,因為多數過氣(指遭遇),唔知聊乜好,有時直情詐作見不到。

我在那一帶,會時常碰到三個舊行家:鄧大哥(已故) 、x龍及許冠英。大哥是舊同組小生及多年後的哎吔老細。龍哥是我第二部副導演時的導演---但他不敢認人做師父(除了人家叫他做黄師父)。鄧大哥生前仲好威猛,一D唔似65歲。後二者對比年青時就有點走樣,美人名將人間白頭。尤其是許冠英,又老又醜,像根開始溶掉的蠟燭。

許冠英時常在x華打躉,永遠盤據門囗正中單人桌安坐吃飯。服飾永遠超越他年齡>40年的sporty款式。許冠英在x華飱廳人緣非常好,和老板尤熟絡,成為飱廳中一人板/黯星板。偶然聽到他們談話,知他有心臟病,知他喜愛小孩。聽他說話發聲,卻是人咁頭雀咁聲,不似幾十年前我印像中的Ricky(許冠文這樣叫他) ,但也無心裝載。

除了在x華飱廳,時常看到許冠英像個水桶般在附近街頭佇立,又不像是在等的士,也好像在垃圾筒旁邊抽煙,给我的印像是:百無了賴,遊離浪蘯。當時我不知道他心臟病那麽嚴重,許冠英現在去了,現在客觀地看,我懷疑,他是在等死----許冠文事後說弟弟信心過强,自以為fit(話啫),我不贊同此說。但是,邊個唔係係度等死,睇下點等法啫。我籌備了多年的一個hkfilmmaker archive web,意圖讓退休影人自製傳記,心想,假如有此站,假如許冠英入此網,有細藝,就唔使日日街頭百無了賴了(但他假如唔識上網,又死) 。

許冠英在x華飱廳as人板,有些茶客認出他,只會投下一兩個異樣的眼光,that is all,畢竟大家都老了。有一天,有一大批大陸自由行茶客(六七個),認出了許冠英,竟一反港客常態,簇擁著許冠英又笑又跳,十分興奮,最後大合照。許冠英保持著nice但不自然的笑容配合著,我捉摸不到他是高興抑或尷尬。為什么這批大陸自由行客會這樣子?難道許冠英影片在大陸(某地)遲上映?或者在大陸視頻上容易睇到許冠英舊片?

(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舊電影人 管理員 2022-9-3 12:57:35
板凳
INSAFE System
關閉
我和許冠英是認識的。1975年我離開邵氏,無得撈,扮文化友去訪問許冠文,因而成為許冠文team member(度橋之類)(但冇其他人) ,馬上開拍《天才與白痴》,著我跟副導工作。米高初時竟不知我是邵氏出來的大副導,開拍後我竟成現場的powerful guy(指助理這一層)。

米高事前固然不派劇本,開拍時也不派的,全世界只得他一人擁有一手寫劇本(用鉛筆寫的),牢牢握在手中,或扣在文件夾中(放導演架上)。臨場也不會分出該日要拍場數劇本給人工作(另一副導好像是嘉禾廠長薛志雄,不跟場的)。我是場記出身,沒劇本是閒事。兵來將擋,每日開鏡鏡拍前,半跪挨近米高身邊,遂字從導演架上劇本偷抄下來拍攝---米高當時不情不願的表情,至今我仍記得。---米高最怕人偷他的gag!

點解我要抄下劇本?因為女主角(混血兒) 唔識中文,而副導負責喂演員唸對白,唔抄唔得(再翻成英文)。至於無劇本任導演亂舞,反而是閒事,因為我鏡頭熟過米高。當時的場記叫楊樺(後成為除克子弟兵,替換阿杜執導"域市特警"個一位) 則媽媽聲,無劇本點記場記(對白)?好唔妥米高。

米高當時在影壇是炙手可熱巨星,但在片場是個暴君(暴發户),我未見過佢笑過。連阿sam都噤若寒蟬,許冠英更無定企,怕大佬怕得要死,米高一喝就發抖,當時我以為許冠英是阿sam的細佬,是靚仔,自己又在管理鏈的上層,沒多大理會他,終《天才與白痴》拍攝期,我和許冠英沒有交談過。(印像中,許冠英是誰也不敢得罪的人)

三年後,我任職RTV,博扎,組織驃叔做個人節目,拉攏許冠英加盟,曾在電話中和許冠英談了一大段時間(但冇見過面),我两人是事業合作耶(後來不成功),他當然知道我是誰。

(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舊電影人 管理員 2022-9-3 12:57:50
地板
INSAFE System
關閉
再倒帶,其實在《天才與白痴》之前,在邵氏拍合作西片時(1973年),我就見過許冠英一面。當時我任合作西片《狂龍女xxxxx》港方副導,公司cast白小曼出任女主角,我要去尖沙咀某酒店替白送劇本(當時明星好興住係酒店)。那一天白小曼親自開門,我瞄到房中有一男子,那就是許冠英!他是白小曼條仔耶?我當時自詡知識青年入電影界的,不屑百卦,此事沒對人講過,但心中係閃過"呢條衰仔得咘"的想法。此事假如有講的價值,在於白小曼幾天後就自殺而死,許冠英有角色乎。(到今天我才知道許冠英是七零年屆邵氏電員訓練班學員---即所謂大咖里啡班)

卅多年後,我倆重遇,互不打招呼,當然是我的不近人情。但三年多的飱廳荼客狀態(近一年我已無去該飱廳),冷漠倒成為一種適當的距離。我不是個social的人,談舊事窮搭訕棧面寃。

許冠英吃完飯也會在門口前位子中磨菇,喜與旁桌荼客孩童把弄嘻玩。一天我埋單後欲出門,許冠英與一學行孩童正在前面,見我趨近,用戲劇化的語調哄孩童:「俾呢位哥哥過先啦!」,令我心頭大震,我只小許冠英幾歲,不會天真到以為自己樣子像個哥哥仔!這是許冠英和我唯一的半交流,也是他一向自卑而不敢得罪人的表現!我們二人突然又活回36年前"天才與白痴"的光景,我找到自己的位置:在許冠英眼中,我仲未係一個阿叔!

(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