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評「香港電視連續劇的衰落」2003-07-29

相對於七八十年代電視黃金年代,香港現今電視劇水準的低落,是顯已而見之事。林沛理在今天提出這個「香港電視連續劇的衰落」的題目,我以為有他新的看法。豈知又是一篇這里說一句,那里說一句,分析性薄弱,帶情緒化的文章,讀後令人感到失望。
林沛理一貫將問題胡亂上綱定調,繼而根據上綱作前提,配搭混亂的理據作出所謂剖析。蔚為奇觀。但看來憤怒的漫罵又多於分析。

林君大膽的判斷香港電視劇(下簡稱港劇)已到了死亡的地步:「也可以斷言它已病入膏肓,命不久矣。」這可能嗎?煩請亞洲周刊嘗試作個調查,看看有多少人相信香港電視劇在不久的將來會完全消失?筆者跟林君一樣討厭香港劇集的水準,十年來已很少全神觀看。但港劇作為一種客觀存在,不可能因為你討厭它,它就會消失。

林沛理作出這種危言聳聽之後(牛頭角順嫂肯定同你死過)。更豪氣干雲地說:「我們又何妨手起刀落,對連續劇的屍身進行解剖,以查明它的死因呢?」我們已習慣了林君語意上以及邏輯上的謬誤。但還是要指出,林君的說詞是錯誤的。林君筆下的香港連續劇已死的定義為何呢?他在前面還在說:「連續劇仍然是香港的主流大勢,每周仍有五小時的播映量」。雖然如林君等觀眾認為它在精神上己經是行屍走肉 ,但具體上它仍然在活躍中,是不爭的事實。然則又何能在其屍身上進行解剖呢?

林君解剖到的「死因」更妙,除了抄襲之外,居然只是港劇在對白上的不足(不夠好) 。這也有點言之成理。雖然我們明白一套劇集的構成元素是多方面的,對白是主要元素但肯定不是唯一成敗因素。這也罷了,林君卻特別認為港劇中對白缺乏「辯才」,對白不夠「雄辯性」才是港劇的主要死因。我們又遇上了林君「盲拳式」理論。如前兩期的港產片的性保守,武打片的力學論等等。

林君認定「辯才的衰頹」與香港電視連續劇的慘不忍睹大有關係。說實在,我不大明白林君所謂辯才指的是什?。他狹義地將「白宮群英」,「色慾都市」,鄧特希的「壹號皇庭」及「妙手仁心」等列入這一類作為範例。

林君又認為,好的電視劇,必須有「修辭的造諧和能言善道的辯才」。又認為「劇中角色,不論男女,他們都是愛說俏皮話,咀上不饒人的家伙」。才是好劇。

讀不通林君的立論,原因是,「辯才對白救亡論」是基礎上不通。我試用這個比喻: 「中國菜(港劇)快要湮沒了,原因是,廚師(編劇)不懂得用大紅(雄辯)辣椒(對白)來煮菜的緣故」,這種理論能讓讀者信服嗎?

應該這樣說,什麼劇(劇種)由什麼角色(性格)在什麼場合(場景)說出什麼話(對白) ,是各自不同的。你總不能要求所有劇中人物好像法庭上律師般(庭下也不會)能言善辯,總不能要求所有劇中人物角色如「老友記」般句句機智有趣。比如,在「射雕英雄傳」中,你總不能要求木納的郭靖如邱吉爾般舌戰議員,港劇才不會消亡。林君以為戲劇是辯論會了?基礎上不通嘛!

可不可以這樣說,「辯才」只是劇中人(如律師,師爺)的一種性格,而不是寫劇本對白的唯一有效手段,更不是救亡港劇的手段。尤如辣椒是構成一道菜的成份,用紅椒抑或用青椒不會徹底弄砸一道菜,更不會令所有中國菜被消滅一樣。

對白在電視劇中的作用是一個大題目,研究可以是多方面的。如果用市場的角度看,就不會產生林君的憂慮。首先要知道,電視是低級(或低檔)娛樂消費品。說它低級,沒有看小它的意思。外國(坊間)很早以前就叫電視為「iodit box」。通俗,低俗,從俗是電視的商業取向。★2港劇水準低落的原因不是它的對白不夠「高級」,也不是它的不夠文皺皺,如林君所推崇的「走向共和」般。(劇本)對白不是修辭學,(劇本)對白是語言藝術。我不同意林君說「今日港劇的主角………開口講的全是語法錯誤……。」這可能嗎?電視劇是最接近生活的大眾藝術,香港演員會連話也說不清楚嗎?就算(跟劇本)說錯一兩句語法★3,會是港劇死亡的主因嗎?

林君批評編劇的文化水準差,我不反對。但這是相對的,電視劇作為大眾娛樂消費品,文化水平一直沒有如其他文化產品那麼高,是歷來的現像,也是這種產品的特性。香港電視劇自從七八十年代第一二三批精英(梁淑怡至韋家輝)離開之後,水準一直回復不了黃金年代的水平。這不止於是人的因素,更多是電視工業的因素(下面及咐註偶提幾點)。九十年,千禧年代香港電視劇有它的型態,應要客觀地觀察及分析才是。★1

「電視劇中的對白缺乏witty」,似不至於連帶到董建華口才笨拙,邱吉爾的偉大,電視劇已死亡這些層面。似乎更不應作這樣情緒化的攻擊:「當電視臺的制作部由一班無知無識沒有文化修養的人把關,它的連續劇走上衰敗,墮落的道路,又何足為奇?」這算是那門子的評論?
------------------------------------------------------------

☆ 香港電視節目抄襲成風,從70年代已開始。可不可以這樣看,這只是道德上的問題,我們應討論它的文化層面。

鄙意以為,應不應該抄襲是社會道德批判,研究它抄得好不好是文化評論。林沛理用道德批判來探討文化過程,似無助於深入研究港劇的問題。因為抄了30多年,一句抄襲不好,是港劇衰亡原因,會將問題簡單化了。偏偏,港劇一如電腦軟件,是倚靠抄襲奶水而壯大的。說什麼觀眾受侮辱,政府受嘲弄的話,是有點脫離社會實了。也請亞洲周刊做個調查,30多年來,香港電視觀眾中有多少人認為被侮辱了?我不是說港劇抄襲別人是對的,但對一種客觀的存在不可能以打高空虛幌一招來作分析,這是發牢騷,不是探討。

☆ 「火鳳凰」全劇改編自一本美國60年代暢銷小說-----女律師愛上黑幫頭子的故事。情節上有沒有抄自「雄才偉略」一片,不詳,但故事上肯定沒有。筆者沒有時間翻找資料去確定,但林沛理既然用「火鳳凰」作例子,又列出「雄」片的英文名稱,好像資料很實在的樣子,卻又如斯錯漏。這種行文態度似需改進。-------難道沒有一點懷疑資料的引用是錯誤的?

☆ 「連續劇或許依舊是電視臺落實愚民政策的有效手段」。這一句是陳腔濫調了,但也不可以胡亂定位的。愚民政策,對電視臺來說是眨詞呢,抑或是詞?假如作者站在社會批評者的立場,就應該指出電視臺的政策(對社會)如何不對法。比如六十年代末左派會叫人不要看電視,因為意識有害

假如是站在電視工業研究者的角度,就應指出,愚民是什麼意思?以前(的連續劇)有沒有那麼愚民-----(電視臺)認為觀眾低B,所以自己的手法也不妨低B?那麼這種愚民手法應解作偷工減料手法了。然則它是成功抑或失敗?根據林君的寫法,連續劇的愚民化是有效的。但觀照全文的主旨,林君的意思可又不是這樣------電視臺的愚笨偷工減料(對白無辯才)的愚民政策不成了,連續劇會因而死亡了!那林君究竟想說的是那一點?

☆ 林君用「白宮群英」和「色慾都市」來作為「辯才對白」的範例,是錯誤的。一如以往(知識錯誤),林君甚至把電視劇的類型搞亂了。是的,香港電視劇集的制成法是參考美國的。但30多年的發展上,各有不同之處。在類型的定義上也不同。在香港電視圈中,傳統上沒有人稱電視劇為連續劇的。這是台灣的叫法。香港稱長篇劇。(筆者離開電視界多年,不太肯定目前的其他叫法)

香港電視劇(綜合性節目中的短劇不算),從七十年代起,粗分為三種型態1)單元劇;(2)長篇劇;(3)處境(喜)劇。

單元劇現在除了香港電台之外,兩台已經沒有拍攝了。香港早期的單元劇很大程度上就是現今美國的「迷你劇集」(mini series)。「迷你劇集」多是每集一小時,全數六集至十多集的都有,以一季作播映單位。有完整連續性故事如「根」,「七號皇庭」等,也有故事靈活地延長的(多於一季),如「Dallas」。也有固定人物,每集不同故事,一季季播下去的如「白宮群英」及「紐約重案組」等。

香港的單元劇發展得很早,類似美國的「迷你劇集」,而樣式更繁多,有半小時的一小時的,個半小時也有。有固定人物的,更多是每一集一個獨立故事的。如「北斗星」「CID」「七女性」「恒生劇場」「十大奇案」等。就等於是一部小電影。
可以說,單元劇反映了香港電視黃金時代的一面,它培養出香港電視杰出人才。其工業意義是「個人創作」,由一個編劇獨自寫出一個(或一集)的獨立故事,編導獨自處理一集劇集的這种創作手法,孕育了大量影視創作人才。大家耳熟能詳的「新浪潮」(78-84) ,其?床就是單元劇製作。

單元劇後來因為成本效益而遭受扼殺,兩臺只拍「長篇連續劇」。「個人創作」被「集體創作」取代。這是後來港劇水準低落(相對地)的主因。林沛理舉出的「對白不夠好」只是其(低落)結果之一,而不是原因。

☆ 林沛理筆下的「連續劇」,以前電視圈中稱為「長篇劇」。起自梁淑怡年代首拍「狂潮」一劇(80集?) 。香港的「長篇劇」不等同美國的「迷你劇集」。它主要模仿的是美國的「肥皂劇」(專攻婦女觀眾)。「長篇劇」晚晚播,但人家的肥皂劇多在白天播映,內容清一色是家庭倫理愛情,拍輯模式是視野狹窄的「廠景」製作。
我們七十年代始的長篇劇,內容模式是美國「肥皂劇」+「迷你劇集」。故事規模則更鉅大。集數多,動輒六十至一百多集的。2/3廠景,1/3外景。歷經過七十年代的電視人都知道外景拍攝的珍貴處。以前的電視劇外景是用菲林單機拍攝的,鏡頭靈活勝於美國的肥皂劇(而迷你劇集則全用電影式拍法,我們比不上)。這一點(內外景混集)在麥當雄手上,成為範模手法----「十大奇案」、「大丈夫」、「大家姐」等。


☆ 長篇劇發展到今天,已沒有80集100集這調調了,多是20集。要知道,長篇劇(40集以上)轉變至短篇劇 (我的叫法)」,亦是香港電視劇發展的障礙之一。是否也是「衰敗」的原因,待考。事情是這樣的,「長篇劇」的「集體創作」方法早已型成「(編創)人力投入大,(戲劇)效果低落」的缺陷(但節省製作費)。集數一降至20集,更產生故事消耗快,創意不追上播出的現像。鄙意以為這也是港劇低落原因的研究點。

☆ 處境劇也是香港電視劇的驕傲傳統。無線早期大量的Sit-Com如「香港七十三」等做就了香港電影喜劇人才。又是由於成本效益,單元劇式的處境喜劇後來也消失了。從現在無線的「皆大歡喜」中,可以看到以前的Sit-Com一點影子。「皆大歡喜」當然不是處境劇,而是一種耍貧咀劇(香港劇一向弱於處境設計,而精於斗咀,奈何林沛理以詞害意,硬說港劇對白不佳) ,因為沒有處境設計可言。至於林沛理說「白宮群英」是一部處境喜劇(甚至是政冶喜劇!!!),真是從何說起了。★3而用「白宮群英」和「色慾城市」來和香港的長篇劇作類比(雖然是對白部份)更是牛頭不搭馬咀。為何不用「老友記」作例子呢? 「老友記」是一齣典型Sit-Com,其對白才是林君所沉迷癲倒的。

☆ ☆ 林沛理也將(美國)電視劇的風格和本質搞亂了,他說:『 (美國電視劇)能夠純以風格,映像取勝的電視劇不是沒有,八十年代的「神探勇闖罪惡城」就是一顯例,但這罕見的例外正好證明了普遍規律的存在。』林沛理用「電視劇的主要組成部份是具辯才式對白」這個概念是錯誤的。將對白片映像分立更是大錯。美國電視劇有多種形態,但在戲劇上,對白、動作、映像是同時并存的成份。怎可能說動作劇如「神探勇闖罪惡城」是(美國)電視劇中的「罕見例外」呢。現今在香港播映的美國「動作劇」就有「臥底」「特務A--Alias」「極速刑警」等,何罕之有呢?對白和映像風格不是相對立的東西。就等於鹽巴沙糖和咸味甜味不是對立的一樣,它們是并存的。所以,這錯誤的罕見例外,既不罕見,也證明不了「普遍規律」(辯才)的存在,動作劇也需要精緻的對白的。

☆ 林沛理舉「走向共和」的例子,近乎胡扯。古裝戲,人物唸白文皺皺是應有之義,但不能由此推論港劇「不夠文化」「不夠雄辯」,於是矮人半截。林君觀看「走向共和」,認為「正由於劇中所有重要角色皆滿腹經論,能言善辯,詞鋒銳利…。在這重意義上,「走向共和」的理直氣壯,根本就是它的生命力。」真是騎呢得可以的評戲角度。假如劇中有村夫愚婦的角色,難道也要他們滿腹經論,出囗成文才算是好戲?

以戲論戲,當然要以「戲」搞得好不好為原則。我未看過「共和」,不能全面談論。從林君舉的唯一例子,就露出我對「共和」是不是如林君所說那麼好的疑問。康有為上書一事,翁同龢的一個僕人,說出什麼「遠亦是近,近亦是遠」的對白。對不起,這不是什麼「辯才」無礙的優點, 而是(編導)可能把戲搞錯了。區區一個僕人,那有身份跟資格跟客人說這些指點式對話了?這是多咀。古代官場注重禮儀,編劇是不懂還是亂編還說好戲? 假如說,這個僕人是一個「儒僕」,是翁同龢的「書僮式秘書式助手」一類,是一個角色。也是「戲劇設計」的一部份,不等同於林沛理要求的「人人出口成章才算是好劇」這一層次,要搞清楚也。

☆ 「電視連續劇本來就是以文字帶動,劇本為主的創作媒介」。錯了! 「文字」應為「語言」。劇本為主?那什麼才是副? 劇本不就是連續劇本身嗎? -----又一奇文共賞。

☆ 『正由於劇中所有重要角色-----「走向共和」昭示了對歷史人物妄定功過的荒謬。』-----有誰人可以解讀這一段騎呢文字?誰妄定歷史人物功過了?
以住的傳統史評?其他同類劇集?那林沛理的意思是指:「走向共和」是為他們反正了?但角色「皆滿腹經論能言善辯詞鋒銳利」如何會做成這一點呢?假如編劇的對白寫得遲頓,那這種妄定歷史人物功過的荒謬就不會被昭示了?有這樣扯法的嗎?
-------------------------------------------------------------------
附註
★ 1對現今港劇水準低落的的原因,我試提幾點:---電視生意不好做(相
對於其他商業) 。一台獨大。TVB又不幸落於保守的邵氏手上。市場沒增長。
種種原因就令TVB生產力疲弱以至倒退。ATV又起又跌,足論。
香港電視文化/生產力的的增長在佳視(77)之後,遭遇到第一次窘礙。亞視邱德根年代(82-89)全行沉寂,TVB失去了對手,自我平庸化及走向老化。
89-94年,梁淑怡林伯欣為電視界(制作)作最後的逆攻,結果徒勞無功,香港電視中興無望。

目前香港電視工業相等於五六十年代邵氏片廠電影的流水作業。工業結構尤如中年人的虛胖,無人話會死,但回復如花靚仔時的Fit勁則無沒望矣。
編創人才新陳代謝慢,70年代冒起的一輩大部份仍佔據著tvb位子,卻都多是第三四流的人才。第一流人才部份轉去了電影界,大部份則在佳視戰役,幾次麗視/亞視戰役上斷喪(流失)。

三流人才主導的tvb沒可能培養出一流人才來。新一輩的精英分子忠誠度低,電視編創層不起來。

表演人才方面更可伯。一台獨大加邵氏風格加?視成本昂貴(淨那班老臣子的人工就很可觀),產生的低薪的政策吸引不到一流藝員人才長期加盟。劇本的貪乏的弱點絕對比不上藝員號召力低落的缺點。

藝員的作用很大,他們跟電影不同。電影是看戲,電視是看台。以戲養員(用節目劇集培養藝員形像) ,以員哄台(哄托一個台的聲勢,才有長期觀眾) 。這里說的是TVB。ATV在轉型中,它快要成為一個中港(合播)台。因為香港養不起兩個台,ATV的本地收入不能扺消支出,專播外購劇是迫不得已。ATV解散藝員,就失去以員哄台的功能,就失去了作為本地電視臺的作用。

?視觀眾是一代接一代的,他們倒不會在意(或根本不注意) 「黑白彩虹」是抄襲「火鳳凰」這個層面的事。但迫他們觀看一是五十多多歲的過氣紅星,一是三線充一線的藝員。紅星不足,外購劇的散工藝員型態又稀釋了本地藝員的吸引力(觀眾認同混亂) ,他們會為電視而著迷嗎?故此電視市場不會大起(另有其他社會因素,不贅) 。

我以為香港電視工業的病因(假定它有病的話) ,藝員因素大於創作因素。(當然更大因素是大環境的經濟因素---如前述) 。

創作層面雖然比不上藝員層面,但重要性是很明顯的。它的弊端上面有提及,原因是結構性的。即電視工業的經濟因素決定了電視製作模式,拿劇集來說,個人(創作)己不存在。集體創作己變成流水作業。沒有創作快感,沒有創作榮耀(電視臺故意壓抑) 。腐化/疲頹代替了電視業初創期的勁。就算是?當雄徐克等回去幹電視,也不會有作為。在這種情況下,電視節目(不止是劇集)千篇一律了無新意,市場不會增長,是必然的事。

電視業繼續沉悶。但一台獨大下(即成本及回報可平?),不會發生生結構性的變化---收視率的暴跌或TVB倒閉的事。大概也不會發生港劇一天就消失的事。

★2大眾娛樂定必要通俗,但無損它的藝術性。很多民間技藝後來成為民間藝術。許冠傑的歌初出時被認為俗品,但後來被認為有藝術味道,起碼有精神昇華的作用,如「浪子心聲」。

★3香港人以至港劇的用語歷來都是豐富活潑多姿多采的。有些甚至故意說錯取其趣味性的。這是社會語言潮流趨向,有錯對沒好壞。如板起臉孔用書塾老師的態度要求港劇對白字字正宗文學化,何異開藝術上的倒車?假如這樣,港劇不衰落下去才怪。

★ 4所謂Sit-Com是以人物事件配合不同的環境,所產生的戲劇效果是搞笑的。「白官群英」是喜劇嗎?瞎了眼的觀眾也知道它不是(「政界小人物」才是) ,白官西翼是供角色唸對白的平(舞)台,不具傋場景所引起的戲劇性因素。劇中也沒有一人是喜劇角色。「白劇官群英」中人物唸白只是有智慧,機智,偶爾風趣(funny) 。林沛理卻看成是一部亦莊亦諧的打的政冶喜劇,還說劇中對白是Sit-Com式的,實在不敢苟同。
-------------------------------------------------------------------
29-07-03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INSAFE System
關閉

0 個回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