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2003-06-03
亞洲周刊編輯先生:

參閱貴刊6月12日號「寫實主義帶來港片曙光」一文。身為港片工業研究者以及貴刊長期讀者,鄙人對林沛理這樣觀察港片,實在不敢苟同,這裏特投書說一下。(林君文中有部份精確之處,自不論,這里只談他的不確處)

「寫」一文以為寫實主義是「無間道」的主要風格,更認為是香港影壇失落己久的電影風格/潮流。從「無間道」一片大賣,「寫」文推論寫實主義會為港片帶來曙光。不過「寫」文對寫實主義含意的認知似乎不足,對港片源流的了解又十分貧乏。就大膽地為香港電影工業把脈報喜,令人覺得可笑。
(以下有碗講碗有碟講碟,沒有文章結構,請諒)

● 首先「寫」文文首用狄翁的「此乃黃金歲月,此乃黑暗年代」來形容現今港片市況。已經有點無厘頭,但不及林君的扭扭捏的筆法更令人讀得莫明所以:他說「本來可以是香港影壇今日的寫照.....」

那現今港片市是好定是不好(最好...最壞...)呢?為什麼本來可以,現在又不可以呢(林文有這個含意)?下文怎樣了?

● 後來文章用庸俗主義和保守主義的虛幻名詞概括「舊港片」(相對地,「無間道」似乎就是「新港片」了) 。更認定這兩「義」(在文化上)雄霸了香港影壇,而時間只有五年(???),林君在九七之後才回香港的嗎?九七之前港片(內容)就沒有庸俗和保守之處?。

用九七來割裂港片的這樣看法會否是政治上的庸俗?

● 香港電影工業的高峰期不是九七,而是九二,三年。九八年跌至谷底(鄙人有專書論及www.c4coms.com/ckin/e) ,現今稍有回升。

● 由於林沛理將「無」片的寫實主義(假如有的話)放在港片史的航道來觀照------「重見天日」!!!!

故此這裏先嚕囌一下,插播港片源流軌。

如用時代來分類香港電影,先是五六十年代粵語片(順便一提,電影行沒有粵語長片這個提法,難道還有粵語短片乎) ,和上海移植而來的國語片共存.粵語片分大戲片及左派社會家庭倫理片兩大主流。至六十年代末陳寶珠蕭芳芳玉女片無以為繼後, 粵語片遂為邵氏國泰國語片所淹沒(為期兩三年).解放後港片潮流似應以70年(前後)作分野, 前段我稱為現代港片,後段為當代港片。

當代港片,可以從無線電視啟播(68年)後所孕育出的「廣東話--電視人--電影」中,找出它的源頭.領航者是李翰祥先生,他用了許冠文演「大軍閥」(72),到楚原拍出粵語配音的「七十二家房客」(73)(之前港片都是以國語對白的,部份少數粵語片只佔小分額市場)則生了當代粵語發音港片,四五年後的新浪潮影片則奠定當代港片的全面發展。

● 當代港片一向以娛樂性取向,而50,60年代的粵語片,由其是左派社會家庭倫理片那一支,多了一點內涵取向意味(即文以載道吧) 。評論界亦如是,諸如會用拍出主題否來檢視影片成績。咸認為,50,60年代的現代港片還有些意思(即觀眾囗中有D內容),當代港片則大部份是沒有意思(內容)的 。當代港片娛人娛己,講耶蘇(探討主題,傳遞作者訊息)的挺多是影片中的配料。現今評論者如果還一本正經的用學院式的文藝評論方法來觀察港片,不啻是脫離狀況。(有趣的是,林沛理對「無」片的主題探討也視若無睹。)

廿一世紀的港片那有什麼寫實主義啊?連「單車竊賊」(52),都被稱為新寫實主義,那林沛理心目中的寫實主義,究竟應該是什么東東,令人頭大。我的意思是說,香港讀者/觀眾群沒有這個統一認識,起碼我就不清楚 。

● 如果以廣義的寫實主義來說,香港從50年代至今都不缺乏寫實主義影片:它們就是所謂時裝片。可以說,港產時裝片一向寫實,但不那麼寫實主義就是。即是說,筆觸寫實,呈現主題不大(或漠視)寫實。即無意圖讓影片深度化,不要忘記,荷李活片也是靠膚淺食糊的啊!

● 具體寫實(形)以及服膺寫實主義(神髓上,內涵上)作品,應數70年代港臺片集,麥當雄電視作品以及無線菲林組片集。當代港片孕育自電視臺,到新浪潮(79)為高峰。說來不禁唏噓,迄今為止,港片仍脫離不了七十年代影視作品的影響,港片仍是吃老本。

在型體及內涵上,用寫實主義的標準, 「無間道」怎及得上麥當雄的「省港旗兵」,我的意思是, 「無」片中的寫實主義(假如有的話)不是自粵語片後才重見天日,高質素的寫實警匪片(其中的寫實主義筆觸)道遠流長,整個當代港片潮(73-03)都可以見到。近作就有一部「槍火」(杜琪峰),影片中黃秋生平時做理髮師,緊張時期做槍手,不比「無」片中的幫辦來得更寫實?----(要注意, 「槍火」中的角色也是虛構的,真實生活中大概是沒有的,但不損害其寫實主義風格)。

●電影行家看當代港片,一向不用什麼什麼主義作?量,他們多用「片種」來分類港片。而「片種」的設計,大抵先著眼於題材(素材),再而關注於何地(戲劇環境)何人(角色-演員),事件(故事)反而不重要。敲定了什麼戲劇世界,主事人(多數是老板或監製)才研究用什么筆觸treatment(喜劇手法,動作片手法,藝術手法等等----行家們在這個階段仍稱為片种設計)。

何地?當代港片多傾向「出街」,(相對於70年代台灣三廳片是「入屋」了) 。即題材上很少描寫家庭及工作地方。但,出街也不等如是探討社會。自新浪潮開始,港片(時裝片)被下列諸种角色人物霸佔了主要舞台----它們是警察,賊(黑社會) ,及妓女(其他流行的人物角色是功夫小子,鬼怪及白痴賤男) 。所以出街的場所就多是罪惡世界及暴力場所。

你看,當代港片很難寫實主義得起來(忽略了其他社會面)。劉國昌是迄今把港片拍得最”實淨”的導演,他的「童黨」及「廟街皇后」,賣點(以觀眾的吸引度論)也是賊和雞.張之亮的「籠屋」 應是最符合寫實主義條件的影片了,可惜張之亮把它搞成諷刺劇,由周聰飾演的議員假到離譜.

要注意,它們在港片工業上,並未型成影,也不賣座(「籠屋」最賣也只收600多萬),它們於?影文化的層次上的意義多於商業上的意義,但這亦需要記載,香港電影總不能由所有賣座商業片所組成吧。許鞍華的幾部影片,有寫實主義影片的企圖(如探討人與社會的問題),但處理上多採取喜劇片(如「女人四十」)以及言情劇(寫人性多寫社會少)方向,又不算很寫實主義。最主要的是,許氏對香港社會認織不足,「千言萬語」就是一個例子。社會,政治,歷史,混合得一塌糊塗。評論界卻給以掌聲,這也是寫實主義影片不能被正確地評介的原因之一。

反而後來的電影人/仝人公司所拍出的一系列影片(如「流?醫生, 」 「錦繡前程」, 「難兄難弟」等),有一點新都市寫實片的味道(有別於翡翠劇場).至於是否就是寫寶主義港片,要進一步研究。

這裏要說的是,就算一些具備寫實主義色彩的影片也受制於港片一貫的庸俗限制,(只可拍差佬雞欄仔和喜劇) ,深度不起來. 也就不能徹底寫實主義底了。

但香港不是沒有全社會面的寫實影視產品,它們是天天有得播的電視台劇集。

● 結論如下:港片市場歷來有寫實影片,但沒有寫實主義(古典釋義)影片.
而寫實範圍狹窄,其中歷久不衰的就是差佬片及斕仔片。說到這裏,我們似乎找了「無間道」在港片歷史上軌跡的位置:不過是一部題材很寫實,拍攝手法很實淨,試圖探討生命,探討人生哲理(人活在兩難中猶如身處無間道),與寫實主義(臥底的生活感觸,臥底與社會的關係)沒多少關係.(片種的戲劇性就與寫實性質相違背) 的一部電影。

●「無間道」在商業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不是在其片种,也不是在於其題材性(警察與爛仔的故事已拍了廿多年),而在於他的工業技巧,在於其大堆頭效應(超級大片)。固然,故事橋段奇妙,拍攝認真亦是其中因素。但不是收五千多萬的主要原因。

● 而討論它的工業影,則是另一個課題,它會帶動觀片潮嗎?它會產生一個拍攝潮流嗎?在港片歷史中,起到促進港片工業(林沛理口中的”現曙光”)的影片有:「七十二家房客」---改變了當時港片版圖,影深遠。「鬼馬雙星」----許氏賣座喜劇生,影壇多了一支生力軍(沒有人再看亞福亞柄了)。「唐山大兄」----巨星生,掀起全球中國功夫片熱潮,養活及培養出以後眾多武俠片人才。「盪寇灘」----掀起小本獨立埠片製作潮。「醉拳」---掀起功夫喜劇潮。新藝城系列片---工業技巧混合創意成功的例子。「倩女幽魂」-----新片種。「英堆本色」-----。「賭聖」等等。「無間道」會否如上述諸片有掀起潮流的作用?我壞疑。

● 林沛理以為王晶拍出「黑白森林」就是(該片)掀起朝流的論据,,只得一部「黑白森林」? 偏就顯示沒多少人願意跟風(「英雄本色」之後,短期內出了近百部英雄片) 。因為犯不著。

更吊詭的是,它最大的成功因素也可能是續集片(以至跟風作)的危機:就是過份大堆頭,違犯了投資原則。演員費過高怎樣危害製作質素, 大家心知肚明。大堆頭大製作偶一為之有嘉年華效應,天天過節則效果遞減,徒浪費資源,危險得很。

●請不要就「無間道」的成功教香港影人怎樣拍戲了。固然「無」片不是一個(可繼續賣座)的準則,如上述。而林沛理推薦的學習方向更是錯了。叫香港影人遵從拍攝「無間道」中的偽寫實主義就能救市,是夠荒謬的。如前述,江湖警匪片根本不能(起碼很難)一如舊粵語片般的具備寫實主義風格。另一方面,香港江湖警匪片從來不缺乏「拍得很實在」的編導功力。而林說「無」片「正是這重視角色行為動作的合理和故事的可信的寫實主義風格,使「無間道」從一眾大話西遊的警匪片中脫穎而出」。真是越說越亂。

說來不信,「無」片故事可觀之處就是它的大話西遊(神妙)。而影片內容細節的不通之處處處可見,很多人說過了(這不事,但就是不符合寫實主義的風格) 。說實在,「無」片吸引之處不在角色行為合理故事可信什麼的,而在於幾位演員的演出。影片所塑造的真實時刻Monment---或稱氛圍(如曾志偉在警署開飧窒黃秋生一,戲劇感覺是真實,但現實生活中是假的) ,才是這部影片寫實(不是寫實主義)的高峰表現。

究其實,從「據實」的要求來看,「無」片很多地方是不合格的。舉例,劉德華(什麼部門的幫辦啊?)的無役不與,笑死電視台的資料搜集員。黃秋生作為高級警官,應該是不怕歹徒圍攻的。至於後來被擲下摟致死而警方不追究,則是大話西遊了。這在八,九十年代是通不過的橋段。記得「省港旗兵」中只死了一個「肥狗」(貪污散仔CID) ,警方全師出動,奠定旗兵全部覆亡的命運。這才叫寫實主義筆觸。連「皇氣」的力量都輕忽對待(死了一個警司,歹幫可以冇事?志偉一句對白帶過) ,這種警匪片有多少寫實,不言而喻。「無間道」就是夠「不真」下的「真」(很真的一個演員曾志偉去扮演一個很誇張的大佬個衰樣----等等)才多人捧場。

(完)
---------------------------------------------------------------

針對「寫實主義帶來港片曙光」一文,還有其他不爽之處:
● (引言) 「過去十五年來,娛樂至上的香港電影愈來--------寫實主義傳統分道揚飄」。為什?會是「十五年來」(這個時段真不可解,是否與六四有關?林沛理的港片歷史意識真有趣),「港片遂步與粵語長片的寫實主義傳統分道揚飄」?難道觀眾(市民)在六四之前不那么逃避,比較愛看有意義的影片?難道現今觀眾受「無間道」中的寫實主義號召,沒那么逃避(現實)了?所以去捧場,所以「無間道」才賣五千多萬?

問題的關鍵似乎是,是電視臺劇集取代了粵語片的言情元素(sentimental)之後,港片才不用繼續呈現舊粵語片那調調(煽?情,倫理,小市民愛情) 。以為觀眾脫離所謂傳統寫實主義電影(其實是煽情戲),統統寫實主義?影就遂而湮沒。這是一個錯誤看法,這方面的觀眾既沒有消失,寫實影視作品從來沒有間斷過。

這是一個影視娛樂市場結構變化的問題。簡單的說,電視臺節目接收了家庭觀眾(市場) 這一塊 。電影就?(負擔)街外觀眾這一塊。而街外觀眾結構也不斷變化。舉例,八,九十年代由於咬蔗幫觀眾層暴增(改革後新移民因素) ,故此流行江湖警匪片。現在電影院功能驟減,產品(電影)本身沒有改變,但呈現產品的形式己改變,影碟成為分流播映渠通,電影觀眾又流回家庭方面(當然與電視觀眾有別)。這是一個有趣的課題。
總之,觀察電影潮流流向,怎可以忽視市場的變化? 忽視社會人口的變化?現在連咬蔗幫觀眾都退穩了(午夜己消失) ,怎可以還一成不變將粵語片觀眾與千禧年觀眾拉在一起比較。

●觀眾現在比較理智?這是不磪的,觀眾一向都是逃避現實的,向來如此,於今尤烈。連五,六十年代的粵語片中的所謂寫實主義傳統,很大部份都是濫清,亦是當時觀眾的另一种逃避(現實),林沛理不可不知也。
? 用許冠文和周星馳兩人電影比較,想伸引出些什么?為什么要亂點一通? 這可是一個有趣(亦可能不成立)的命題

● 就用林沛理的分類法(方育平、劉國昌、陳果是寫實主義旗手) ,林領東的「風雲」系列影片斷斷不是寫實主義影片。除非林沛理只是膚淺地認為用「很實在的拍攝手法」就是寫實主義風格。come on,阿東的幾部風雲片,明明就是極其誇張的「罪惡世界」影片。作者沒有一點兒探討題材的本質的意圖,全是嘩眾出發,何來寫實主義呢?至於林沛理說「但它們炮製的夢幻卻有異常寫實的質地和思維,並非空中樓閣」。究其實,它們(影片世界)偏就是空中樓閣(「監獄風雲」抄自是一部西片, 「學校風云」的暴力近乎竭斯底里) ,而林可能將「拍得很真實」(其實是誇張)當是寫實主義的真諦了。

●何謂逃避主義?請問逃避主義和寫實主義怎樣融會在一起?

●? 「孤男寡女」是照抄一部韓國片 ,不真實到暈-----因為韓版的劉德華是個癱疸雞蟲,而港版中,劉德華的好色性格被輕輕帶過,即是說,原著還有幾分真實,港版遷就明星形像,將寫實力度減弱------還說寫實?又怎會是繼林領東「風雲片」之後的絕響呢?點睇片的?點評片的? 『寫實主義憑「孤男寡女」收回失地』---媽呀,說些什么呀?為什么不提同一個導演的「槍火」? (「孤男寡女」一片只能說很有現實感,它是一部都市浪漫愛情喜劇,不是寫實主義影片)

● 林文中提出麥兆輝拍「無間道」,靈感來自一向浪漫的吳宇森的「奪臉雙雄」。但林沒有說兩者的關係,而硬說麥兆輝的風格與林領東的風雲片中的寫實主義有相似之處,那林提吳宇森幹嗎?這是否評論者漠視作者的意圖,沒話找話說了?

要說「無」片有「風雲片」的寫實主義風格,舉例嘛!不要齋套。
這與寫實主義沒多大關係。實情是,自90年代,香港警匪片Crimal film(內含英雄片)都是這個模式。林領東是新藝城出身,「無間道」的另一導演/監制/攝影劉偉強也是新藝城中人,當年就是阿東的攝影師。麥兆輝又跟劉偉強出身,大家都是那個拍法,看不出大家有很不同的風格。是不是可以這樣說,這好比港片是一種手作仔作業,而手作仔作業很少接受什麼主義什麼主義的創作訓練的。

當然他們不懂寫實主義也可以拍出寫實主義風格影片來,這是另話。但評論者不搞清其中邏輯就令人感覺混亂。如果評論者將一些手作仔作業套入藝術家作業(比如先有主題,風格,等等的思考過程)來類比.不無張冠李載之嫌,而讀者則霧里找花,相當費勁。請不要告訴我,麥兆輝就「無間道」這個命題(主題)已完成了他的寫實主義的目的,而林沛理也似乎對「無間道」的主題與寫實主義間的關係,亦缺乏興趣評論。

● 至於對香港電影工作者的啟示發話---「戲劇與寫實並不互相排斥」,有沒有”英女皇應該是女人”的可笑意味?行文心態的淺薄,令人失笑。

●林沛理對實況戲劇DOCUDRAMA的理解是錯誤的,「六樓后座」「給他們一個機會」怎可能是實況戲劇啊!連「警訊」中的節目都只是「現況重演戲劇」。到目前為止,

未看過一部正正經經港產實況戲劇。方育平的「半邊人」中有「實況」的演出,但基本上是一出DRAMA,不是DOCNANTARY。
---------------------------------------------------------------

16-06-03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INSAFE System
關閉

0 個回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