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陈佩斯先生的「喜剧与笑声的关系」理论?
杨景云
百折不挠
03-11

陈佩斯的理论其实就是两个部分:喜剧性,笑的形成和事件在性格中形成戏剧性。相对来说不复杂,比较实用。

只不过他的理论来源都是书本,也就是剧作上的理论,这些东西太抽象对于以体验为主又不甚阅读的表演系学生启发很小。当年戏剧学院就做过类似的实验,包括焦菊隐也有相近的弯路。理论只适合辅助者指导资深从业者不适合作为国内喜剧人主要指导方式。

就像当年中戏排《黎雅王》和《雷雨》,你可以请孙佳琇和晏学老师讲课,但是表导创作是另一个路径,而这个路径的初级阶段恰恰是陈佩斯认为自己过去找点的那种。

但是这种对学术理论的着迷或者讲理论的姿态的着迷(他认为自己获得了新的体验)让他失去了某种过去不学术的本色。人就是这样吧,缺什么就向往什么,反而忽略了自己身上原有的风格。

编辑于 03-27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INSAFE System
關閉

37 個回復

倒序瀏覽
ckin31 03憶雜 2021-3-11 00:00:00
沙發
INSAFE System
關閉
百年陈尿
气质取胜
5 人赞同了该回答

「喜剧与笑声的关系」,其实讨论的是「喜剧(表演者)与(观众)笑声的关系」。
说白了就是演出时表演者和观众的双向交流反馈的关系。
这么个解题思路应该会比较容易理解。
尝试回忆陈老师关于「喜剧与笑声的关系」的对话,总结了一下,尝试回答你。
估计会跑题。
我记得陈老师对「喜剧」的定义,是「创造笑行为」的戏剧活动(?不太确定是不是戏剧活动了)就是「喜剧」。
为谁创造笑行为?为观众。这是喜剧和笑声的字面理解,这是第一层。
我记得李诞在某次吐槽上,说过「喜剧要是不好笑这件事就太好笑了」,其实也是说,「喜剧要是(让观众觉得)不好笑这件事就太好笑了」,讨论的还是喜剧和观众的关系。
在我看来意思是一个意思。
然后呢,这就要说到承载喜剧表演者和观众的载体——剧场。
不管是在剧场演出,还是脱口秀的开放麦,相声的撂地儿,表演者和观众是处在同一时间和同一空间的。
大家都在这儿呢,该来的都来了,我们发生点关系吧,就能产生联系了。
什么联系呢?呼吸上的联系——反馈。这是第二层。
说白了是表演者和观众的双向关系。
观众和表演者距离近,观众的视角会更自由,最重要的是,观众的反应会及时反馈给表演者,而有经验的表演者会根据观众的反馈,来调整自己的表演状态,形体动作的幅度、台词音量的大小,乃至于,表演的节奏、留给对手和观众的气口。
这个就像是我给朋友讲笑话,笑话里面有两个包袱,讲完第一个包袱朋友没笑,我就慌了,心想第二个包袱要是没响可就完犊子了;换了个朋友再讲,这个朋友从我一开头就开始乐,我就很开心,我心想真给面子,就努力演第一个包袱,朋友大笑,我再接再厉继续讲,讲完第二个包袱,朋友笑过去了。
换到剧场里,同一部戏,同一批演员,在同一个剧场连续给不同的观众演出也会这样。
第一个朋友的反馈叫「今天的场子有点冷」,第二个就是「今天的场子热」。
演员都想演场子热的时候,但是场子冷的时候就得靠演员了。咱家不是演员,说不上这个。
场子冷热的形容好像是通用的,我在听单立人播客石老板周奇墨也说过同样的话。今天场子冷啊,是这帮观众不行,开个玩笑。
电视综艺和网络综艺的录制不同,和表演者处在同一空间时间的观众只有在录制大厅的那一拨,我们通过电视屏幕接受有限的表演,我们看到的表演是演员和录制观众的交流和反馈。
隔着屏幕,表演者和观众的关系成单向传递了,屏幕前观众的反馈,演员是接收不到的。
陈老师说过,喜剧没有观众是不完整的,观众也是喜剧表演的参与者之一。
回到上面那个定义,喜剧是什么?
「创造笑行为」的戏剧活动。
是谁创造的笑行为?是观众。
第三层啊这是,这层不是文字游戏。
我理解的关系大概是这样。

编辑于 03-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ckin31 03憶雜 2021-3-11 00:00:00
板凳
INSAFE System
關閉
重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ckin31 03憶雜 2021-3-11 00:00:00
地板
INSAFE System
關閉
ckin31作者)
香港退役编剧/冈站策展人
3 人赞同了该回答

怎样评价陈佩斯先生的「喜剧与笑声的关系」理论?2021-03-12

前言

我是一名香港退役编剧,由于研究的目的,一直有注意大陆的喜剧节目。得承认,陆港两地的喜剧,在创作体系、表演体系和观赏(审美)体系上,都有很多不同之处,在这里分享一下。

先说这一点,我很奇怪,在诸多喜剧人比赛秀上,评委都不能将剧本和表演分开来评价。有些剧本明明不好笑,纵使叫周星驰来演,星爷也会落败的,这公平吗?喜剧人比赛,是比赛演员功力及演出,抑或比赛剧本成绩?
喜剧应包括演和创

陈佩斯先生在小品事业的努力及成績,是有目共睹的。他的喜剧理论,我们在网上聆听了很多,有些甚有道理,但有些是让我们听不懂的。关于如何搞笑,我在港产喜剧黄金年代,涉猎过喜剧制作及创作(副导演及编剧) ,亲眼见过很多喜剧片的产生。好笑就好笑,不好笑就不好笑,从来未听过一如陈先生所说的那么复杂理论的。我们十分尊重陈先生的理论,只是想说说一些不同的见解,希望陈先生不要介意,大家切磋一下。

人们常常要定义什么是喜剧,这个问题太沉重了。学院派理论有多种,我们拍戏的,只着重实用。一定要说的话,喜剧是一种惹人发笑的戏剧,要演员表演和剧本结合,方能称为喜剧。而搞笑的技巧方法和表现应分开来。搞笑的技巧方法,我们这一辈编剧都懂得(千禧年辈则未必),大概有10多条。而表现则有千百种,表现是一种「活」,是演员的「艺」(基本功)加剧本加演员加演出时的火候、状态结合的结果。

判断「活」好不好笑,是很主观的。得由导演和主创编剧决定。编剧向导演负责,导演向观众负责。

喜剧是一种惹人发笑的戏剧,不是创造出人类笑行为

说到观众,有两重意义,一是不同地方、不同观众会产生不同的喜剧,其理自明。所以不能用「所有观众的角度」去定义喜剧---人类惹笑行为有一定共通性(多数是肢体语言),但表现则有多样性(譬如语言及地方习惯等)---某一喜剧不可能让所有观众都发笑的。先让自己感到好笑(开心)就是,知道自己在弄什么喜剧就是(难不成期望老外也发笑),喜剧没有单一的定义,它不是科学。

观众的第二重意义,是个人因素。纵使是同一地区同一水平的观众,对笑点都会有不同的反应。纵使在同一个节目的观赏中,有评委发笑,也有其他评委不发笑的。节目的成绩应采取最大公因子,在市场上就以票房为主导。

喜剧与发笑/笑声的关系。据我粗浅的理解,人类发笑(行为)是先天的,而不是后天进化的(接近于食与色的神经反应--不是食欲和性欲),是一种情感/情绪自然的流露。恕我冒犯的说一句,喜剧不是「创造(人类)笑行为的艺术」(陈佩斯语),它是一种惹人发笑的戏剧艺术。相等于性冲动(不是性欲)是人类的天然/生理上反应一样,而不是由sex subject创造了性冲动---七情六欲是天生的,发笑和性冲动是其情感/情绪/生理上的流露---不是「好笑/笑点」创造了人类发笑机能。喜剧是引人发笑的原因之一,不是孕育(发笑)天性的母体,陈先生似把因果关系搞乱了。比方,有些人一生未看过喜剧,难道就不会笑了?婴儿没有认识,也时常发笑呀!

直接观赏Vs解剖喜剧原理
喜剧是一种感性艺术,感官、生理上直接感应即可(即情感/情绪上的直接反射),毋须问理由。第二层是欣赏(appreciation)层次,比方,脱口秀观众大概要具备一定欣赏修养,才能发笑。反之,假定一些香港高级观众,十分有修养,面对北方相声,却未必会发笑。第三种层次是critic(批评、剖析),一些剧评人/影评人只著眼於他们心目中那个戏剧/喜剧原理,而忽略了正在进行中的喜剧所发出的能量。陈先生在观看节目时发笑(第一种),事后则进行critic(批评、剖析),说不行(没有说不好笑),这是矛盾的。奇怪的是,似没有多少人敢否定他的judgment(判断)和理论---虽然听得雾煞煞---郭先生似是例外的一个。
再打个比方,会不会这样子,当你观看一个女孩在跳芭蕾舞,美到不得了,感到赏心悦目。但你却分析「她的腿力平衡不均匀」、「肌肉张力不到位…」,似乎也没有错,但实事求是地说,这是两码子事嘛!艺术是美的哲学,不能机械性地去分析的吧!你要求一个喜剧演员「得从人物的背景、以及人物的心理、以及动机出发,思考前后整个过程,从而去达到这种表情…」,说来总不会错,但会令演员听得一头雾水、无所适从!他/她这个表情(演出)能不能感应/感动到观众,才是重点!

喜剧的精粹是:荒诞,认真地演出荒诞

演员似毋需斤斤计较于「喜剧是什么」从而沉溺于「喜剧表演方法应该是什么」,这会把表达方法越弄越胡涂,用体验的方法即行。理性地解剖、分析前因後果(假定是对的)未必能表达出那个体验/体现!(我不是演员,但也知道acting(表演)是讲求体验/体现。另一方面,搞笑技巧方法是可以讲求模式/规律的,另话。)

进一步讨论,似不能用「一般人类生理构造」中的发笑机能反向地规律化喜剧技巧(表演及创作),两者没有程度上的必然关系。而且,发笑有很多不同意义,未必由于好笑(陈先生自己也这样说)。

在「搞笑技巧方法」这个问题上,陆港两地也有异同之处。我个人认为(不是教科书理论)﹕喜剧的精粹是:荒诞,认真地演出荒诞(故事、情节、情景、人物、表情、台词、动作)--- 内地作者似很少提喜剧的精粹=荒诞这一点。

大陆一些不好看的喜剧,原因就是虽然有荒诞之处,但不合理。不通、不顺、不够或过多(尺寸拿捏)通常是大陆戏剧(不止于喜剧)的缺点。这可能是一种态度使然,一种要求的态度使然。明知不通不顺,也要干下去。然而,不合理就是胡闹儿戏,胡闹儿戏不是喜剧。

「差势」说让人听不懂


拿「金牌喜剧班」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师找我爸》(21-02-20)其中的角色转换(子扮父)这一段来说,这个set-up(设定)基本上是不通的,很少人会看不穿这个是年轻人在扮老人家---假如连观众也看不出,陈先生的「差势」理论更不能成立---这先令到儿子这个角色显得很笨(居然可以这样做,行吗?虽然懂得化妆,也是不行的),也令女老师角色变成很笨。这是作者(笨)意志盖过角色的意志,是编剧大忌。「子扮父骗老师」虽然荒诞,但前提是不合理,所以就不好笑---是不是大陆观众比较容易被哄?

陈先生就这一点提出了「差势」说,对不起,我们有点听不懂。他说﹕「…她被骗的时候,好了,这个故事就不好看了,就打折扣了」---这一点是对的。但不是由于所谓「差势」,而是由于不合理,假,儿戏,观众的感受力被瓦解,遑论好笑。

陈先生又说﹕「…喜剧缺了那个突然性了,那个突然性是什么呢?那个突然性是所有观众知道,只有一个人不知道,那你们之间会出现一个什么对比差?我把它叫作「差势」。所有的喜剧的行为过程,都是在创造「差势」的过程。…创造剧场中的这个﹕他们知道,你不知道,你被伤害,他们开心,我们开心,看的人开心,就是这样!」

「所有的喜剧的行为过程,都是在创造「差势」的过程」?

对不起,我认为,这段话是比较混乱的。突然性是否就是喜剧的必要成份,且不论(要举实例才行)。根据逻辑,「所有观众知道,只有一个人(女老师)不知道…」不等于是突然性。

「他们(观众)知道,你(女老师)不知道,你(女老师)被伤害,他们开心,我们开心,看的人开心…」---怎么会开心得起来?女老师又不是反派,观众首先感应的是不合理这一点!

我们听不懂「差势」是什么,当然也听不懂「所有的喜剧的行为过程,都是在创造「差势」的过程」这一句了。

怎样矫正这一段?大慨可以改成《三叉口》式的错模(误会)梗﹕儿子无意欺骗女老师,但女老师(合理地)误会他是父亲,如何?大概要多设计一个情境(situation)条件(如《三叉口》般),而不是由儿子主观地扮父亲「硬上」。在一种Delicate situation(脆弱处境)的错模下,(行为)才会好笑。我猜,陈先生的「差势」大慨接近这个意思。(完)

编辑于 04-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1-3-11 00:00:00
5#
INSAFE System
關閉
百年陈尿03-11
@ckin31
收获和思考颇多。同意您说的将「剧本和表演」分开来评判的观点,可能是综艺节目受限较多,首先考虑节目效果和大众传播的接受度,没办法完全分离评判「剧本和表演」。

关于「创造笑行为」上,我跟您的理解的差别应该是在「创造」这个词上。陈老师在每年的喜剧训练营的课上,会系统的分享自己的喜剧研究,而第一堂课就是跟大家阐述,「笑行为是天生的是与生俱来的」(和您的说法一样)。我觉得造成不同理解的原因,在于「创造」这个词的认识差,我理解陈老师说分享的「创造笑行为」,其实就是创作戏剧活动让一部分人做出「笑行为」的过程,或者说,通过演员表演的技术让观众做出笑的反应。

而关于「差势」,确实不能一句两句说明白,您可以和大道文化联系,等喜剧训练营开班了和陈老师聊聊,老爷子还是很喜欢有业务上的切磋交流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1-3-11 00:00:00
6#
INSAFE System
關閉
青年阿柒03-12
@ckin31

笑行为本身是天生,但人类不会像时时刻刻都呼吸一样,时时刻刻去产生笑行为。如果想因此产生笑行为,就要有一定手段。这是我理解的创造笑行为,与激发性行为之前的一些活动本质上是近似的。 然后合理的去荒诞我是很同意的,我们叫合理的陷入困境,犯错误,最后再运用智慧解脱困境。整个过程中,都可以产生笑行为。但这个合理的重要性往往被人忽略。铺垫铺的不瓷实,后面都白搭。小品表演也是话剧表演,具有一定的假定型,观众在现场对于一个身份的认可会比电视机前的观众认可度要高。有一些事细想肯定是有不合理的地方,但当下的观众,会有一定的帮助演员合理,共同完成这一作品的潜意识行为。用您的理论来说,虽然突然变爹,老师看不出来不合理,但现场的观众也都笑了。这些人在之后从电视上看这个小品时,也未必笑出来多少。 最后,想邀请您参加今年陈老师的喜剧训练营,我们很欢迎和有想法的老师多交流一些。陈老师的喜剧理论的外像更适用于小品上,其内核则适用于各种笑行为的产生。从综艺,影视的搞笑表现手法上,很想和您也多交流交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1-3-11 00:00:00
7#
INSAFE System
關閉
二马03-15

我认为所谓差势,说白了就是要多多铺垫,既要抓住观众注意力又要营造观众将要笑的那种预期。比如脱口秀类的生活段子,不铺垫的包袱,或者比较简单的反转,这个是很难反复琢磨的。而越是优秀的演员,越善于经营观众的心理,九浅才给一深,比如马三立那种铺一整场,才有一个响亮的包袱。我觉得陈佩斯的理论缺陷在于,喜剧或者说搞笑这个行业是非常依赖演员个性的,就像郭德纲说的,不同的演员,不同的场合,不同的观众,技巧可以是完全不同的,这也就是活保人还是人保活的区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1-3-11 00:00:00
8#
INSAFE System
關閉
为啥都爱匿名03-15
@ckin31

你的婴儿理论不对,婴儿的笑是没被训练的,他讲的是训练观众在哪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1-3-11 00:00:00
9#
INSAFE System
關閉
kang carl03-15
@ckin31

请教您一个问题 hk电视节目上的“趣剧”,与内地的“(喜剧)小品”,有哪些区别? 比如说,1999年除夕,曾志伟等人表演的小品《减肥变奏曲》,感觉不想以前内地的小品,更有点像tvb台庆的“趣剧” https://b23.tv/MQrQ3H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admin 管理員 2021-3-11 00:00:00
10#
INSAFE System
關閉
ckin31 (作者)03-16
回应网友的讨论及提问(一)
---再讨论「喜剧是创造笑行为的艺术」

欢迎网友进入讨论。我认为自己想说的已经说了,昨天有网友问我什么是香港趣剧,不回答好像不礼貌。藉此再补充一下前面网友所提出的问题。

我开篇文开宗明义地说﹕「得承认,陆港两地的喜剧、在创作体系、表演体系和观赏(审美)体系上,都有很多不同之处」。原来不只,大家在认识上,以及思维习惯上都有很大的差别。

○香港的喜剧主要是香港喜剧电影(分四级),因为香港很少舞台喜剧(小品)---起码我本人没有看过---故此我们的喜剧文化全是电影及电视底---始于1970年代初---故此前文我认为喜剧应该涵盖电影。我也知道,在国内,舞台小品及相声占了喜剧半边天,但以观众数量论,还是以电影为首。

○殊不知网友纯以舞台上的喜剧(小品)、相声作出发,去讨论陈先生的戏剧理论。完全忽略「电影喜剧不是直接面对台下观众」的这个事实。

○我当然认为小品是喜剧,但讨论到陈先生的「喜剧是创造人类笑行为的一种戏剧兿术」的理论时,排除最大观众数量的电影,就不到题。

○就算将命题改为「喜剧与台下观众笑声的关系」,也不对劲。因为最大观众数量的电影和电视(不是指视频化的舞台小品)就不是直接面对观众的。这就打破了「喜剧为台下观众笑声而服务,台下观众的笑声回荡(feed back)丰富了台上喜剧创作」的定律。本人写作了几廿年喜剧(电影),我和导演以及演员们从来没有因为台下观众的因素而创作的(而是银幕下的观众),是不管即场笑声的,难道我们写的、表演的都不是喜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234下一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