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一九九九年一月三十日
D10 星期六

台片商被襲的疑惑

台灣片對於香港人來說﹐是一個遙遠而陌生的名詞﹐遠遠不及一個台灣片商在 港被行劫的劇情來得精采。

該台灣片商陳政治﹐所拍影片是國際獲獎作《一隻鳥仔哮啾啾》﹐是典型侯孝 賢式台語藝術片。人們以為其投資者定必是林懷民一般的文質彬彬人物。

生果日報刊出這位陳老闆傷臥床上的照片﹐居然是一個雄赳赳的紋身大漢﹐令 香港人感覺奇怪的是﹐江湖人物怎麼會投資起藝術片來﹖

唯一的解釋是﹐台灣本土電影市場在輔導金的影響下﹐只能拍攝藝術片﹐江湖 片拍不過港產片﹐輔導金也不批准拍﹐於是黑道人物也藝術起來。

陳政治這個名字也怪異﹐陳父母當初望子成龍的希望落空了。但可跟台灣黑金 社會情況作一注腳。陳先生的電影公司叫「囈舍公司」﹐這就露出了豬戴耳環的 馬腳。其實藝舍就好﹐囈舍就變成「發夢話之所」了。

台灣電影在香港幾乎沒有賺過甚麼錢﹐最威水的百老匯電影中心放映台灣片﹐ 每套片也只收十多萬元而已﹐緣何陳片商穿金戴銀來港身懷巨款賣片﹖羨煞苦兮兮 的香港片商。

最令人感「劇情離奇」的是﹐這個昂藏七尺的大漢居然為香港馬伕所傷。誰人 吃了豹子膽了﹖怪不得報道也說別有內情了。

報道中搞笑的地方是﹐陳先生受傷之後﹐叫司機把他送去最貴的醫院﹐結果被 送去公家醫院﹐這個司機是誰﹖陳被劫事件處處透著耐人尋味的「戲劇潛力」﹐令 人著迷。
董琪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INSAFE System
關閉

0 個回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